自製遊戲、原創&二創小說、同人刊物宣傳區
目前同人主力:Unlight、刀劍亂舞

2017年7月9日 星期日

《鶴一合本》《戀心》小說【心之音】(試閱二)

小說:涵夜月
※劇情需要,年操注意



飛舞飄散的櫻花瓣擾亂了視野,紅艷的色彩幾乎使他錯認為火花,儘管如此,他也沒有一開視線,被這使人炫目的景象奪去所有的注意,甚至無暇思考自己身在何處。

瞬間,花瓣燃起了火焰,四周的溫度變得熾熱難受,原本美麗的夜月染上侵略的色彩,他嚇了一跳,趕緊拍掉落及身上的片片花瓣奔逃。

找不到目標,尋不及方向,只是一味地逃跑,逃開似是能將他燃燒殆盡的火焰,是的,他已不是毫無抵抗之力的刀劍,現在的他,能夠憑藉自身的能力保護自己。

好熱、好疼,被火焰席捲而吞沒,然而漸漸的,劇烈的灼熱使得所有的痛覺消失,殘留的只有曉得自己仍持續被破壞的絕望,明明是仍為普通刀劍的經歷,獲得靈性的同時卻仍會為那樣的過往感到痛苦,彷彿是產生意識以後才遭遇的一般。

不曉得跑了多久,略微破舊的木屋映入眼簾,且不知為何不受紛飛的火花所破壞,他匆忙地躲進屋內,拉上門的同時攤倒在地,雖然不明白為什麼木屋能夠平安無事,但,至少自己保住一命。

他張口拼命喘息,好一會兒才緩和慌亂的心情,恢復一直強撐著而癱疲憊不堪的身體。

側耳傾聽外頭,火焰的劈啪聲響與閃爍的橘紅光芒令他畏懼離開。

就在這時,他發現角落的異樣,小心翼翼地湊上前查看,那是連結地下的通道,斷斷續續地傳出聲音,不知是風聲還是細語。

懷著些許不安,與一絲好奇,他一步一步地往下走,直至黑暗幾乎吞沒所有,僅剩微弱的火源勉強辨識方向。

那是一間貼滿符咒的牢房,是重刑犯嗎?為什麼會被關在這裡呢?……咦?

直至此時此刻,他才意識到這裡……不,這一整個地方並不正常,他一邊想要理出頭緒,一邊緩步靠近牢房。

一隻手剎然穿越牢房的空隙伸出,他驚慌後退,險些摔倒。


那是無法看清容貌的男子,但是仔細一瞧,能夠看見那滿是燒傷痕跡的肌膚,男子不曉得嘶啞什麼,很是痛苦。他不禁摀著胸口,只是看著也感到說不出的難受,那沙啞的聲音,彷彿在渴求著某樣事物的模樣,滲入他的心裡。

男子在看著自己,視線似乎交會了,一陣恐慌溢滿心口,

不能被這個人碰觸!他產生這樣的想法,不敢再多投入更多注意,轉身逃走。

狼狽地逃離那心慌的場所,告訴自己,必須快點離開這裡。

待離開通道的瞬間,世界再次發生變化。

一期一振睜開眼,望著天花板,陷入恍神。

好一會兒,他才明白現實與夢境的分界點,意識從那詭異的夢境離開,回到平和的現實。環顧四周,一個個安穩熟睡的男孩面容,他扯出帶著一些苦澀的笑容,搖搖頭。

「去外頭走走,轉換心情吧。」一期一振喃喃,輕手輕腳地越過熟睡著的男孩們,走出房間。

遙望與夢境截然不同的平靜月色,清新的空氣也令他覺得十分舒服,他深深吸一口氣後吐出,將夢境帶給他的種種不安驅散,反覆幾次,終於舒坦許多。

難得的機會,他端正地坐在長廊上,欣賞夜景,那柔和的月夜令他忍不住揚起一抹笑意。

「……真是吃驚,認真乖巧的一期一振居然會在三更半夜出來?」

一期一振聞聲回頭,剎那間停止了呼吸。

庭院受到月色渲染而成夢幻般的色調,灑落在葉片上的光點、波光粼粼的池塘、隨風飄逸的花瓣,都令這靜謐的景像變得生動活潑。一名男子站立於其中,銀白色的髮絲柔順美麗,一身純白的衣裳似乎一塵不染,宛如白虎斑的金色瞳孔帶著玩味注視一期一振。

似乎能夠看透內心的銳利雖然使他產生一瞬逃開的想法,然而,那名男子太過美麗,站在那彷彿蘊含魔力的庭院,差點讓他誤以為自己見到了神明,直愣愣瞧著移不開視線。

注意到一期一振的呆滯,男子眨了眨眼,走上前並在一期一振的眼前用力擊掌。

「鶴、鶴丸殿下?」

「嚇了一跳吧?本來想用更有意思的方法,可惜現在手邊沒道具。」鶴丸國永促狹一笑:「居然會露出這麼傻呼呼的模樣,真不像你……不。」

似是想到了什麼,鶴丸國永沉默了會,搖頭:「雖然平時沉穩,可你有的時候也確實蠻傻的,那樣的你比較好。」

被他人形容自己很傻,一期一振沒有感到難堪,倒是鶴丸國永露出陷入回憶的懷念神情,讓他相當不解,他們應該沒有認識那麼久才是。

鶴丸國永,與他同樣原身是一把太刀的付喪神,這個人總是笑得一臉開心,以捉弄他人為樂,或許是那平易近人的個性以及懂得拿捏分寸的態度,種種行為並不會讓人覺得討厭。

「嗯──不過,對現在來說,這些並不重要。」鶴丸國永伸了個懶腰:「所以呢?這麼晚了,怎麼不去就寢?莫非也是睡不著嗎?」

「咦?鶴丸殿下也是?」

「總會有這樣的時候,能夠過著與平日不一樣的夜晚,挺有意思的不是嗎?例如,若你我今日步外出,便不會碰面了不是嗎?」

確實是如此,雖然這或許只是一件十分渺小的事情,可若沒有聽見鶴丸國永這番話,今晚,只是一個很普通的、不安穩的夜。

「……這個世界在鶴丸殿下的眼中,一定與我大不相同,您能夠窺見到美好的部份,我……或許有點羨慕您。」

「是嗎?其實並非如此,我的今夜本應枯燥乏味,不斷思考終究只是無解的問題,是你將它染上了不一樣的色彩喔。」

鶴丸國永闔眼輕笑一聲,睜開那雙平時散發無限喜悅,可此時卻流轉捉摸不透的深邃眸光的雙瞳,凝視。一期一振的心忽地一跳,有一種對方雖然正看著自己,卻又像在看著其他人,他難以形容自己的感覺,癢癢的,並不舒服,可也非厭惡。

「您的問題……真的無力可解嗎?有沒有什麼我能夠幫上忙的地方?」

「謝謝你,沒什麼大礙的,思考也不是壞事啊,如果放棄思考的話,心會死的喔,不過啊……如果能減少一些煩惱,也不是一件壞事吧,料事如神很無趣,可會使人心碎的驚喜不需要存在。」

鶴丸國永總是不厭其煩地逗他人開心,似乎不知煩惱為何物,一期一振覺得這麼想的自己相當失禮,不應該不了解這個人便胡亂下定論。

「所以才會外出走一走,欣賞美景的時候,那些讓人不快的心情轉眼間就消散了,再加上我們生活在讓人充滿驚奇的地方,主人不定時會更換景物,所以每天看著也不會厭倦。」

「我也是這麼認為的。」

「咦?我們居然有同樣的想法呢,這可真有意思。」鶴丸國永像個孩子笑得天真無邪,讓一期一振忘了眨眼。「那麼,我有這個榮幸坐你旁邊嗎?」

「啊,當然可以,請坐。」

「謝啦。」

鶴丸國永輕盈地坐了下來,一期一振望著身旁與自己相比來得高大許多的身軀,不禁有些羨慕,為什麼同樣是太刀,自己卻這麼矮小呢?

「今天是櫻花啊……記得前幾天,主人才換成秋景呢,雖然都十分迷人,可這究竟是什麼樣的力量啊?」

「但是……那日的楓葉太過鮮紅,我……不是很喜歡,因為,即使不願意,也會想到火焰。」憶起夢境,一期一振不禁瑟縮。

縱使沒有那個夢境,曾經遭遇大火焚燒的他,對於火焰也有難以形容的恐懼,雖然那時的記憶已經燒毀了,然而陰影或許早已烙印在靈魂上,無法抹去。

「是嗎?火確實不討喜,但是無論是那天火紅的楓葉,或是今日粉色的櫻花,他們綻放的色彩都擁有屬於自身的意義,所以無論是什麼顏色都相當吸引我。」

「鶴丸殿下也十分美麗。」下意識說完,一期一振立刻掩嘴。

面對鶴丸國永雙眼睜大的吃驚模樣,他感到羞窘,自己怎麼會不經思考就說出這番話?

「對、對不起,請忘了剛才的話吧,今天的我不在狀況,竟然這麼沒頭沒腦的地……」

「為什麼道歉?想不到我能從你的口中聽見這樣的讚賞,驚訝之餘,我可是很開心喔,今夜可真是充滿各式各樣的驚奇。」鶴丸國永說著,忽然露出略顯飄渺的眼神:「是啊,真想不到,若是以往的你,肯定……」

「鶴丸殿下?」

「一期一振,知道我為什麼不討厭火焰嗎?因為啊,有一個我憧憬的人,他對待生命的態度如火焰,為人態度卻如靜謐夜空,那人時而熱情時而疏離,難以捉摸,雖然很多時候讓我急躁,但是我也明白,那是因為太在意對方了,才會產生這樣的感情,我生氣的不是對方,而是無法捉住對方的自己。」

「請問,那個人是?」

「他躲起來了。」鶴丸國永笑了笑:「誰都找不到。」

瞬間,一期一振覺得鶴丸國永好像露出十分寂寞的表情。

那個人是誰呢?莫非是過去的主人嗎?

若是如此,明白兩人再也無法相見了的鶴丸國永,又是什麼樣的感受?


=========================================================


寫這段的時候一直有種單純的小朋友逐漸被誘拐的感覺,一錠是我的錯覺吧(炸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