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製遊戲、原創&二創小說、同人刊物宣傳區
目前同人主力:Unlight、刀劍亂舞

2019年8月16日 星期五

【原創BL】《良緣與孽緣只有一線之隔》1-3

端上精心準備的佳餚,魏席宇小心翼翼地觀察韓修斌的臉色,熱騰騰的飯菜香味四溢,他卻感到身冷心也冷,戰戰兢兢的,不敢多說一句,深怕一個不注意說錯了話,悔不當初。

不誇張地說,魏席宇是名副其實的天之嬌子。

家世顯赫,進入上流社會的圈子,沒有低頭的命,只須接受眾人的奉承。

家財萬貫,只有想要買的,沒有買不到的。

外貌英俊,數不清的美人送秋波示愛。

若說唯一美中不足的,那便是做人太傻太天真,容易輕率相信他人導致上當受騙,幸好,天不亡魏氏,在魏家出現這樣的大禍害之前,已經先培養了一位合格的接班人。

應是讓人羨慕忌妒的富二代,卻擁有生命中的剋星,那就是韓修斌。

2019年8月9日 星期五

【原創BL】《良緣與孽緣只有一線之隔》1-2

拋下公司的老闆魏席宇開開心心地在街上走著,公司的風氣不講求穿西裝打領帶,他自然是一身輕便的裝扮,寬鬆的襯衫加上後背的運動包,再加上一陣陣風吹出的翹毛,看起來像是打算出遊踏青的尋常人。魏席宇的臉上帶著一如既往的輕鬆笑意,真心誠意地沒有將公司的虧損放在心裡,畢竟主管級的員工們的才能是貨真價實的,只要有錢,他們便不會辭職,只要不辭職,公司便不會倒閉,也因此,他覺得自己沒有必要為此勞心費神。

魏席宇得意地想著,腳底彷彿起了風一般步伐飛快,表現出富二代讓人忌妒得吐血的任性。

可如此有才的他為什麼談生意經常失敗呢?魏席宇無法理解,雖然前幾次商談合作的經過已經忘得差不多了,但至少上一次,在他的記憶中明明是與對方相談甚歡,既然如此應該沒有失敗的理由啊,真是奇怪了。

不過,這種事以後再思考就好。

魏席宇的煩惱來得快,去得也快,好聽一點是毫無心機,實際一點是沒有良心,他三兩下就忘記了自己犯下的過錯,望著櫥窗內展示的手錶,雙眼一亮。

「啊,好漂亮,肯定很適合他的!……可是這個價格,買回去的話絕對會被罵奢侈浪費。」

2019年8月4日 星期日

【原創BL】《良緣與孽緣只有一線之隔》1-1

「修斌,我愛你!」
「老闆,夢話請先放在一邊,您還有更重要的事情必須做。」
「我的人生目標就是讓你幸福啊!」
「我的幸福很簡單,請您安分坐在辦公室,不要亂走,不要亂說話,還有,未經我的許可,請您別跟任何客戶碰面打消對方的合作意願。」
「……」
魏席宇,為了取悅戀人費盡苦心卻屢戰屢敗,寫作老闆讀作累贅,
經商是什麼不知道,管理是什麼不關心,
這樣的他,今日依然為愛奮戰。

◆憨傻老闆攻x冷靜秘書受,副CP是業務主管x美術主管,但兩人的感情在本篇不會著墨太多
◆整體篇輕鬆搞笑,但是為了發展劇情還是有正經的情節
◆第一章是舊文所以周更,第二章開始兩周更一次(手邊只有五萬字的稿量怕趕不上更新)
◆心得超級歡迎,如果內文有什麼問題請用輕拍的告訴我XD
◆去年有幸與《尋音計畫》和《嗓音不甜也有春天》合作BL廣播劇,大家可以去聽聽看可愛的老闆和帥氣的秘書喔~也有副CP登場



惜霦股份有限公司,是近年成立的建材商,產品種類多樣、品質優秀、價格公道,並且結合了現代人們最在乎的節能環保等等系統,更不用提態度充滿誠意,售後服務令人讚不絕口,因此,儘管規模不大,名氣不比老牌公司,但在業界口碑良好,假以時日,肯定能在競爭力高的業界闖出一片天。

而這間讓一些同行產生危機意識,讓他們不禁想混進去打探消息的公司內部,此時此刻正上演一場捍衛權益的高尚戰爭。

「你到底做了什麼!」

砰!綁著馬尾的青年雙手用力往桌面拍下去,擺在上面的物品被震得跳了一下,青年雙眼凌厲瞪視,來勢洶洶的模樣彷彿是黑道來找碴的一樣。

在如此緊張的狀況下,辦公室內的眾員工依然面不改色,工作的工作,喝茶的喝茶,唯有一邊的耳朵分心了解戰況。而直接承受青年怒氣、職位是青年上司的「老闆」的男人笑得十分燦爛帥氣,完全不曉得自己做錯了什麼事情。

「欸,紹海,我跟你說,我最近發明了一個挺有意思的東西,你能不能幫我看一下,我覺得這個拿去參加比賽絕對能得名的。」

是什麼東西要參加什麼比賽?青年不知道,也沒有興趣了解。

「我才不要!」

正準備將自認偉大的發明拿出來,卻被青年搶先拒絕,老闆一頓,恍然地笑了笑。

「我懂我懂,評鑑也是一種工作吧?沒問題,下個月的薪水,我給你加這個數字怎麼樣?」老闆很闊氣地比了個「七」表示七位數。

2019年7月5日 星期五

【龍魂–命定–】IF

男子輕輕倚靠矮桌邊,仰賴穿透紙窗、柔和的橙色夕陽光看書。他面色沉靜地翻閱,眉頭時而緊皺,時而舒緩,不變的是那一臉嚴肅的模樣,不知情的人或許會以為他研讀的是機密文書,其實,這只是個性使然,即使容貌俊秀,然而那張總是散發出冷硬氣息的表情,將出色的五官掩蓋住,令人喟嘆。

他維持同樣的姿勢過了許久,直到聽到「喀啦」的聲音,才挺起背。

「今天稍晚了,不好意思。」

說話的是一名女子,她露出帶著歉意的笑容,趕緊闔上門,將冰冷的空氣隔絕在外頭。

望見她,男子向來緊蹙的眉鬆了鬆,下意識想要起身,見狀,女子急急忙忙放下手上的東西,上前扶持。

「你還傷著,請不要勉強自己。」

「好多了,這點程度無妨。」

「那可不行,即使是小傷也不能大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