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製遊戲、原創&二創小說、同人刊物宣傳區
目前同人主力:Unlight、刀劍亂舞

2018年5月25日 星期五

《雙龍/荒連》Rebirth(四)-3

月夜時分,一目連緊閉著眼,跪坐沉思,聆聽那些只有在寂靜的夜晚才能傳來的,來自遠方的聲音。將數日來許多無法向他人傾訴的心情沉澱下來,他呼出長長的一口氣後,睜開眼。望著這間破舊的神社,不禁升起一股懷念與傷感。

白童子與黑童子靠著彼此睡得十分熟,他們安詳的睡顏勾起一目連許久不敢再想的過去。他輕輕撫摸兩人的臉蛋,忍不住揚起嘴角,笑得毫無陰霾,隨後一怔,那真誠的笑,又再次被悲傷取代。

嘆息一聲,一目連轉動手指,清風在兩人的周圍緩緩流動。

雖然他能力不及從前,但相信若有人打算對他們不利,能夠給予一定程度的保護。

放下兩名熟睡的孩子在這裡確實不妥,可有一件事,他必須親自確認。

稍早前,荒表示夜晚調查也許能發現白日未能察覺的事情,因此並不在這裡,若要瞞過那個人,只能趁著現在了。

一目連輕手輕腳地走到門前,小心翼翼地推開,最後回過頭看一眼兩名見習鬼使後,才又闔上,踮起腳,一瞬,消失蹤影。

2018年5月21日 星期一

《雙龍/荒連》Rebirth(四)-2

一名少年妖怪晃著頭上長長的耳朵,提著燈籠,十分驚慌地邊跳邊跑,在快要接近眾人時急忙煞車,後退了幾步,滿臉緊張盯著那塊禿地。

「啊!是兔子呢,黑童子。」

「我不叫兔子,我是兔丸……等,這不是重點,你們速速離開那裡!不聽勸會吃虧的!」少年一手插腰,一手攤開朝眾人伸出,義正嚴詞地說。

荒此時的臉色除了難看以外已經沒有更好的形容了,他實在受不了如此聒噪的人。

「……咦?」忽然,兔丸甩甩耳朵,露出不敢置信的神情:「這個地方……好像沒那麼陰冷了?」說著,兩耳又晃了晃,像是在確認般,隨後,一臉驚喜。「真的呢,好神奇啊,原本是那麼可怕的地方,居然變得那麼舒服。」

兔丸撲上去,嗅了嗅,滿臉感動。「是你們做的嗎?」

「是荒大人做的喔,就在剛才,他只是抬手而已,一瞬間就淨化了這裡。」

白童子指著荒,兔丸雙眼一亮,以滿是崇拜的眼神看過去,卻被那冷眼嚇得蹦蹦跳跳,縮到他認為最可靠的一目連後方。

「天啊!我還以為是多麼棒的人,結果居然這麼可怕,嗚嗚嗚,不要吃我,兔肉不好吃的!」

2018年5月17日 星期四

《雙龍/荒連》Rebirth(四)-1

數天後,確認一目連的情況穩定,眾人向御饌津道別,前往人間。離開高天原前,荒注意到一目連神色相當落寞,荒無法作出評論,實際上他也不知道該說什麼,那裡已不是一目連能夠前往的地方。

白童子帶著他們前往第一次遭遇襲擊之處,那時妖怪力量尚弱,肯定離與妖怪有淵源的地方相當近,可惜,他們在附近調查,沿路也詢問過幾位妖怪與土地神,也找不到分毫線索。

除了其中有些妖怪也被蟲群攻擊以外,只聽說,哪裡遇到天災、哪裡遭遇傳染病,又或是,哪裡出現搶劫小偷,盡是一些對人類而言雖然悽慘,但又算不上離奇的事件,荒想不透與操控蟲子的妖怪會有什麼連結。

唯一令他在意的,是在他前次遇到蟲群後,那妖似乎安分了一陣子。

那次並沒有發生什麼特別的事情,只有他再次遇到一目連,而對方昏倒了以外。

既然對方多次襲擊黑童子,那麼有很大的機率會再次出現,可這段路上並未遇到,難道對方因為力量增強,已經不在乎黑童子了?還是說只因為沒有發現黑童子已來到人間?

而作為關鍵的一目連,一路上靜靜地跟隨他們,沒有任何表態,只是經常心神不寧,荒猜不出一目連有什麼打算,不過注視對方出神的面孔時,總想到近來讓他困擾的另一件事。

2018年5月13日 星期日

《雙龍/荒連》Rebirth(三)-2

「是嗎?那便罷了。」

一目連鬆了口氣,而後又猶豫地開口:「荒大人,請問這兩個孩子,您打算……?」一目連不認為荒特地將兩人帶來,只不過是為了套話。

「他們是誘餌。」即使是在本人面前,荒仍毫不遲疑地坦白:「這黑色的小鬼的靈魂並不完全,以一名鬼使來說力量卻十分強大,對那妖而言應是最好的對象。如今線索不全,盲目尋找浪費時間,一味等待也毫無用處,不如兩者並行。」

「這……即使是鬼使,他們也是孩子,荒大人,我認為並不妥,若是虛弱的妖,我也能……」

「以目前的情況,這兩個小鬼比你更有能力保護自己。」

見自己無法離開,也無能阻止荒的決定,一目連只能退而求其次。

「那麼,請讓我一起去,如方才所言,我會盡力不成為負擔。」

荒實在無法理解一目連的想法,在他看來,一目連就是一個負擔,不是盡力就能夠避免的。「……你為何這麼堅持?」

「我……」一目連目光暗沉,只說:「我有想要保護的對象。」

荒沉默許久,眼裡滿是不認同的目光,可若是不同意,只怕一目連又要跪下去了。其實,以他的實力,並非連一個人都無法護住。

但他就是看不順眼,無法接受一目連捨己助人的觀念。

「荒大人,對方畢竟會奪取力量,我擔心黑童子可能會受到影響而失控,一目連大人有辦法在不傷及黑童子的前提下阻止,我認為,一目連大人能夠幫上我們。」

或許是不忍心,白童子出聲建議,話裡雖然明顯偏袒一目連了不少,但確實,黑童子忽然失去控制也是麻煩。

猶豫再三,他詢問一旁一直清楚本份,沒有打擾他們的少女:「他的身體狀況如何?」

「回大人,經過這幾天的調養,無法肯定已經痊癒硬朗,但確實逐漸好轉,能與常人一樣行動,但應避免激烈活動。」

荒抿抿唇,最終,還是無法狠下心,他不甘不願地說:「……隨便你吧,但你若是又昏倒,得即刻返回,我可不想讓人說連對待前神都冷血無情,見死不救。」

雖然一目連有所隱瞞,但應該比他們要了解那妖怪的事情,同行確實比較好,放著不管,如果一目連在自己顧不著的地方,做了礙著他的事情反而麻煩。

他想知道,這個人究竟在打什麼主意。

而且他還沒了解,從這個人身上感受到的又是什麼。

「你如果妨礙到我,我是絕不輕饒。」荒補充但書。

「非常感謝您,荒大人。」

荒注意到一目連露出安心的表情,可比起這個,他更加在意對方禮貌中帶著距離的態度。

他總覺得,一目連給彼此畫上一條無法跨越的界線,而他並不喜歡這種疏離。

心底嘖了聲,荒不再與一目連計較,轉而交代少女:「過些時候我們就會離開,妳記住我說過的話。」

「是的。」

荒帶著兩名見習鬼使離去,待一目連確認對方的腳步聲遠去,他像是終於受不住一樣,摀著嘴劇烈嗆咳,少女一驚,連忙特他替他緩氣,卻見到那掩嘴的手,指縫間滲出血液。

「一目連大人,您……」

「這只是舊疾,請不要和任何人提起。」

「您是那位大人的客人,若是出了意外,那位大人若是怪罪下來,我也很為難。」

「沒事的,在這裡的期間,我不會出事,時間未到。」

少女想表示他並不是這個意思,可見一目連態度堅決,想到方才忽然跪下的那幕,她只能嘆氣:「我明白了,可若是您的狀況真的不妥,請一定要求助,那位大人會幫助您的。」

一目連聞言只是笑了笑,沒有說什麼。

「一直沒有機會向您自我介紹,十分抱歉,我是御饌津。」

一目連微微一怔,他聽過這個名字,是一位能夠帶來幸福與豐收的神明,由於許久以前他便墮落為妖,因此從未見過面。

他一直很在意這神明,對方擁有他期望的能力,讓他總是不禁想著,這位是什麼樣的人?若是他也有同等的力量,是不是,就能夠做到更多是情?是不是,就不會面臨這般快要走投無路的下場?

而現在,他看著面前舉止端莊,面色柔和卻不失威嚴的少女,心裡有著羨慕,與失落。

雖是如此,但他不後悔當初的決定。

「那位大人第一次帶人回來呢,您一定是他的友人吧?」

御饌津似乎不曉得一目連的身分,一目連在驚訝過後,稍稍一想,便理解了。

畢竟他是神明的恥辱,荒願意帶他來高天原療養已十分難得,不願與御饌津說明倒是正常的態度,但他很是好奇,既然如此,荒是如何與這一位說明的。

「不,我只是在人間遇到一些麻煩,荒大人出於善意,照顧我一段時日。」

「人間嗎?令人嚮往呢,那裡一定是相當美麗的地方。」

「您未曾去過嗎?」

御饌津很不好意思地說:「他們表示我還不夠格,不過,有一天一定要去看看,散播幸福,那將會是相當開心且滿足的事情。」

「但是……其實,那裡並不是只存在美好。」還有許許多多的悲傷、無助與懊悔,儘管他仍是深愛人類,仍願意守護他們,因為他明白,這些痛苦,並非人類所造成的。

而是他太柔弱,只是如此而已。

「我已經做好覺悟了,若他們內心存在黑暗,我會給予光明,若他們懷抱希望,我會讓人類更加幸福,這正是我的職責,也是我的願望。」

「是嗎……」

御饌津的目光熠熠生輝,十分美麗,在對方身上,他彷彿看見過去的自己,對未來有無限憧憬,對自己充滿自信的那個他。

「……嗯,一定可以的。」

他也希望能夠看到自己所守護的人們,露出幸福的笑意,能夠感覺到,自己的存在是有意義的。

想著,一目連的腦海中,不禁浮現出荒的身影。

那個人,與初次相遇一樣,渾身充滿冰冷的氣息。



==========================================================



御饌津:那位大人終於交到朋友了(拭淚


第七章終於寫完了!就剩最後一章啦!
看來時間允許我寫本子限定的肉特典(滿足

2018年5月10日 星期四

《雙龍/荒連》Rebirth(三)-1

半昏半醒之時,首先感受到的是清淡舒服的香氣,熟悉,且眷戀,忍不住貪婪地品嚐了會,逐漸放鬆緊繃已久的身心。但很快的,他發現不對勁的地方,比如,他似乎躺在柔軟的被鋪上,又比如,四周令人無法忽視的神之氣息。

怎麼會忘記呢?那是他曾經思念,卻又無法回來的地方,是一個已經無法被稱作歸所的世界。

一目連睜開眼睛的同時坐起身,頓時一疼,他不禁摀住已經不存在的右眼,一時半刻難以減緩疼楚,失去眼睛、血如泉湧的痛彷彿昨日發生一般。

「這位大人,您還不能起身,請躺下來,冷靜些聽我說。」一名少女扶著她,安撫道,她氣質溫婉,一舉一動像極了人類世界出身於良好世家的大小姐。

當然,這個想法可是大不敬,畢竟在這裡的,可不只是普通的人類。

少女柔和的態度與嗓音確實讓他冷靜些許,但一想到這是何處,心情又變得躁亂。

「不、不,我……不該出現在這裡,雖然不曉得貴人的身分,很感謝您的收留,但是……」

2018年5月7日 星期一

《雙龍/荒連》Rebirth(二)-3

「啊!你看起來很累的樣子,不要緊吧?」

「不,我沒……」一目連才想表示自己沒事,突然間像是斷了根線般軟倒,幸虧前方正是輝夜姬乘坐的竹子,他免於因摔倒而增加不必要傷口的下場。

輝夜姬一驚,擔心一目連滑落,她稍稍下降些許。

「他怎麼說倒就倒?不是生病了吧?還是剛才也被討厭的蟲子攻擊了?」

「怎麼辦?怎麼辦?一定是剛才為了幫助我,太勉強了。」輝夜姬自責的幾乎要落下淚來。

煙煙羅探查一目連的氣息,沉思後,道:「氣息虛弱得不太正常呢……不一定是輝夜姬的責任,興許是他多次使用超出自己負荷的力量,導致身體出了狀況,依照這個情況,即使我們分他一些力量,也是沒有顯著的助益的。」

「那該怎麼辦才好呢?」

「這個嘛……」煙煙羅有意無意地瞥了荒一眼:「畢竟從前是神明,如果是神力充沛的地方,應該能好好地療養吧。」

「咦?這個人以前是神嗎?那為什麼現在不是?」

「金、金魚姬,這件事我們下次再詢問吧,現在最要緊的是快些幫助他才是。」說著,輝夜姬也看向荒,金魚姬來回看著兩人,也將視線撇向同一個方向。

一時間,荒被所有人盯著瞧,眉頭一抽:「你們看著我做什麼?高天原可不是玩樂的場所,不是誰都可以進入的,何況他現在是妖怪,容易被其他人發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