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製遊戲、原創&二創小說、同人刊物宣傳區
目前同人主力:Unlight、刀劍亂舞

2020年6月16日 星期二

【原創BL】《良緣與孽緣只有一線之隔》番外01-葉紹海

※時間點在正文之前
※非實體書收錄的番外





職場等於戰場,用這句話來形容葉紹海的工作環境,再適合不過。

「錢多事少離家近」,在上班族的理想目標中,他就達成兩項,應可謂人生贏家……前提是,剩下的問題沒有太誇張。

很可惜,他身處的環境,其險峻就是難以想像的誇張。

 「老闆,我可以詢問一下,這筆訂單是發生什麼事了嗎?」

臉色陰沉地拿著一張寫著密密麻麻文字的白紙,葉紹海居高臨下地瞪著自家老闆。

「嘖嘖!紹海啊,這麼簡單的事情可難不倒我。」魏席宇搖著手指一臉得意:「當然是一張白紙了!」

2020年5月24日 星期日

【原創BL】《良緣與孽緣只有一線之隔》35

韓修斌沉默下來。

當這份心情被人從心底強制喚醒的瞬間,他才意識到,自己確實是恨的。

那是害得他家破人亡的人,怎麼可能不恨呢?

「其實,我並不是為了復仇才行動的。」

仇恨才被喚醒的那刻,很快的,便消失無蹤了。

是因為這麼多年以來,他的身邊陪伴著沒有被黑暗沾染半分的魏席宇嗎?

2020年5月23日 星期六

【原創BL】《良緣與孽緣只有一線之隔》34

「老闆在嗎?」

葉紹海一大早就衝進公司,扯開嗓門的那一吼把辦公室的人都嚇得一震。有些人原本因為精神不好,趁著主管還沒抵達公司的時候,偷偷打起瞌睡,結果,被葉紹海驚嚇到差點連人帶椅子跳起來。

而雖然是主管,但也加入打起瞌睡一員的會計主管,一邊打呵欠,一邊無奈勸道:「紹海,別大吼大叫的,我們不是才分別不到一個小時嗎?怎麼,想叔叔了?」

「我這輩子唯一會想念的人只有秘書。」想念他處置老闆,葉紹海想著,腦袋往老闆辦公室撇過去,一瞧,右眼不禁抽動。「人呢?今天沒有上班?秘書也不在嗎?怎麼可能!」

「秘書有來公司,但是匆匆拿了東西就走了,發生什麼事了?」尹天瞬困惑。

「聽丁詩雲說原本談好的合約可能又要作廢了,這肯定又是老闆搞砸的,所以我過來確認情況。」

2020年5月21日 星期四

【原創BL】《良緣與孽緣只有一線之隔》33

魏席宇懷疑房間漏水,下意識抬起頭,正好與低垂著頭的韓修斌對上眼。

「修、修斌?」魏席宇不知所措,他慌了手腳,左右來回看,找到就放在床頭的衛生紙,連忙抽了幾張,他不敢擦得太用力,怕傷了肌膚,只得拼命在眼角與臉頰輕按。

韓修斌終於注意到臉上的淚水,不知道什麼時候竟然流了淚,他曾以為自己早就忘記悲傷,不對,他並不是只因為悲傷才會突然哭泣。韓修斌想要解釋,可呼吸也變得急促起來,嘴唇動了動,向來能夠將複雜的事情整理脈絡的腦袋,經過幾秒的運轉,竟一個字也無法吐出。

「你不要哭,我說錯什麼,你打我就是了,不要哭啊。」

「不是。」

韓修斌好不容易才找回聲音,可才說了三個字,眼淚再次湧出,濕了衛生紙,也濕了魏席宇的手,儘管理智告訴自己必須冷靜下來,淚水卻失去控制。

他曾以為自己壞掉了,才會連父母去世都無動於衷,他也確實被人當面指著鼻子怒罵,或是嘲笑過。

但並不是這樣的。

2020年5月18日 星期一

【原創BL】《良緣與孽緣只有一線之隔》32

「這、這、這……這裡是七樓啊幹!」

碎了一地的窗的外頭,一架直升機在附近徘徊,似乎在尋找適合降落的地點。

這個人是如何從直升機跳出來撞破窗戶,此時已經不是重點了,像猛虎一樣的男人抬腳一蹬,赤手空拳衝向敵人,一拳打中其中一人的臉,鼻子被揍歪,他翻了個白眼,鬆開武器昏倒,男人卻沒有奪走武器的打算,迅速閃至另一個人的面前。

那人雖然慢了一步,但總比第一個人多了幾秒反應的時間,緊急後退拉開距離,可惜男人像是早已發現對方的舉動,抓住槍口又將人拉回來。

這個人傻了嗎?居然自行把槍口對準自己,那人驚魂未定的同時,又帶著一絲僥倖與鄙夷,趕緊扣下板機。

扣不下去,定晴一瞧,才發現男人的另一隻手已拉上安全裝置,接著從腹部感受到劇烈的疼痛,他跪倒下去,連昨天吃下去的食物都吐了出來。

2020年5月16日 星期六

【原創BL】《良緣與孽緣只有一線之隔》31

兩名男人,一人面色鐵青,另一人則臉色蒼白。

「咳咳!」

鮮紅的血花自胸口綻放,中彈的男人噴出一口血,仰倒在地,直至死亡的這一刻,他或許都沒有想明白,自己為何會遭到槍殺,又是被誰所殺。

「混蛋!你小子是練過的嗎?」

僥倖逃過一劫的男人低吼,急忙奔出房間,打算追上趁他們反應不過來時逃脫的韓修斌。

「來人、來人!死小鬼逃走了,誰來趕快把他抓住!」

韓修斌聽見不遠處的呼喊,即使對方沒有發現他,但是注意到這個動靜的同伙很快就會趕過來,他必須想辦法解決,能打倒一個敵人是一個,畢竟敵人的手上有槍枝,若大樓外沒有隱蔽物,急忙逃出去也只是死路一條。

2020年5月11日 星期一

【原創BL】《良緣與孽緣只有一線之隔》30

然後,他回到只有自己一人的黑暗世界當中。

如今的發展都在他的預料當中,連對方為了確認他的身上是否藏有追蹤器,讓他換了一件替代的衣物這件事,也是早已猜到的。

唯一的失算就是他一度被轉移地點,過程隱密,不知道李于天先前安排的保鑣是否注意到。

明明生命受到威脅,韓修斌絲毫不感到慌張,他的冷靜不是虛張聲勢,脈搏依然平穩規律地跳動,也沒有因為緊張而口乾舌燥。

只是,有些許的迷茫。

他想起那一天,自己躲在巷弄裡,大雨打濕身上的衣物,也將過往的自信全都打碎,與汙水融成一塊,再也找不回來,那時的他除了與現在同樣迷茫以外,還帶著無盡的空虛。

不明白自己的人生麼會變得一團亂,明明在幾個月前,他還有一個家,還能與家人坐在同一張餐桌談天說笑。

才一眨眼,什麼也沒有了,一切都被人奪去了,而他,卻連一滴淚也流不出來。

2020年5月9日 星期六

【原創BL】《良緣與孽緣只有一線之隔》29

第一次得知魏席宇這個人,是來自於身邊的長輩們。

魏氏集團在國內以建築工業為主,近年更是開始往國際發展,繼承人魏席楓年紀輕輕已有一家之主的風範,雖然二兒子魏席宇不太行,但只要繼承人尚在,魏氏便不會倒,只會更加強大。

他的父親時常告訴他,在商場上要學會結交友軍,而不是創造敵人,他銘記在心,也一直在思考未來接手家族企業以後,在面對像魏席楓那樣強勢的人,該如何應對進退。

至於魏席宇,既然接觸的可能性極小,他便不放在心上,將這個人放置在心裡標示了「不重要」的箱子裡。

他對無法作為可敬對手的普通人毫無興趣,從小被譽為才子,也一直為了不辜負這個稱讚努力著,就算被一些人嘲笑誇張不實也不辯駁,用冷靜來掩飾心中那股自傲之火,他相信總有一天,自己會交出漂亮的成績,讓他們啞口無言。

然後,他的生活在一夕之間發生天翻地覆的變化。

2020年5月4日 星期一

【原創BL】《良緣與孽緣只有一線之隔》28

魏席宇撥了十幾通電話給韓修斌,都是建議留下語音的系統回音,他懊惱地掛斷。螢幕上顯示撥出去的數字,他視線往下移,第三條是那晚自行結束通話的紀錄,此時瞧著,內心說不出是什麼滋味。

忽然覺得這條紀錄十分礙眼,忍不住長按刪除。

儘管他也明白,這只是自欺欺人的舉動,非常幼稚。

魏席宇希望韓修斌只是沒有注意到電話,或是手機忘記充電,畢竟雖然對方平時在工作上表現得精明幹練,給予員工一股微妙的信仰感,彷彿不論遇到多大的難題,只要回報韓修斌都能迎刃而解,可其實,韓修斌在生活自理上有些迷糊。

所以他不斷安慰自己,不要慌張,事情並沒有那麼嚴重。

但是,當魏席宇伸手觸碰到門把,這段日子終於能夠回來的家卻失去了溫暖,陰暗冰冷散落在屋子的各個角落,他心口一涼,一時之間不曉得是心情失望的影響,還是不鏽鋼的溫度所致。

「……修斌?」

2020年5月2日 星期六

【原創BL】《良緣與孽緣只有一線之隔》27

「……老闆,我們接下來該怎麼做?」林主管詢問。

魏席宇沒有反應,不知是聽進去了,還是不願回應,林主管觀察了一會,實在分辨不出來,她無奈地求助於尹天瞬。

還能怎麼辦呢?當然只有再叫喚幾次了,他清了清嗓子,中氣十足地喊:「老闆!」

「啊?」魏席宇一顫,回過神來的他,這才注意到兩人都看向自己。「什、什麼?」

剛才那挺直背脊正面對抗男人的可靠姿態,甚至不畏怒氣壓倒對方氣勢的模樣彷彿是假的一般,此刻是半點也找不到了。

尹天瞬感嘆在心底,表面則是正經八百地請示:「向您確認之後的工作,畢竟那個人可能會再次過來搗亂,我們是不是需要準備應對措施?」

魏席宇想了想,最終還是搖頭,本來他就沒有任何打算,剛才也只是對男人的不可理喻感到憤怒,才會不由分說趕走對方。

2020年4月27日 星期一

【原創BL】《良緣與孽緣只有一線之隔》26

尹天瞬焦躁地一邊抓頭一邊來回踱步,同時拿著手機一下子死盯著螢幕,一下子又瞪著公司大門,橫眉豎目的模樣彷彿可以將兩樣東西射穿一個洞,可惜無論他再怎麼用力看,身為現代正常人類的他,眼睛是無法發出激光的。

他扶著疼得嗡嗡作響的腦袋,冷靜和理智都被狗啃得七七八八,只殘存一丁點兒不至於讓他即刻爆走。公司原先亂成一團,在他們高級主管出面維持後,總算讓員工願意專心工作,可惜,也只有表面上而已。

但尹天瞬無法責怪他們,無心工作是情有可原,畢竟出了件這麼嚴重的問題,連他們一開始也是慌亂無助。

他不禁回想數天前,被迫上繳手機號碼給魏氏掌權人魏席楓時,還感到特別困惑,也覺得自己非常倒楣,想不到隔沒幾天就派上用場。

雖然,他寧可不曾擁有這個機會。

2020年4月20日 星期一

【原創BL】《良緣與孽緣只有一線之隔》25

柳茵梅與王慕麒兩人的手機號碼,分別在不同的日子上繳給魏氏掌權人魏席楓。

旁人聽了或許會很羨慕,讚嘆「天哪,你居然有大老闆的聯絡方式,幫忙介紹唄」之類的話,但兩人並不覺得這是一件很幸運的事情,他們一不攀關係,二與對方稱不上熟悉,三通常被找上都沒有好事,而且還非常的意義不明。

比方說這次,突然收到一封簡訊,上面只有一句「去和魏席宇聊個幾句話」,前因後果都沒有寫清楚,實在讓人搞不清楚狀況,只曉得他們的朋友大概出了事,正處在需要關愛的時期。

於是,當兩人碰巧在魏氏大宅前遇上時,皆是面露苦笑。

「你也立刻就來了呀?」

2020年4月13日 星期一

【原創BL】《良緣與孽緣只有一線之隔》24

「不要……」

魏席宇不知不覺將這句話說出口,然而他說得極為小聲,又像是含在嘴裡一般不清晰,韓修斌沒有聽清楚,瞇起眼,湊上前讓他再說一遍。

當呼出來略帶冰涼的吐息拂過臉頰的瞬間,一直極力壓抑的感情轟的一聲點燃。

他擁抱對方數次,有時是打招呼、有時是開個玩笑,也有因比賽獲勝一時激動,甚至曾經望見對方落淚,手足無措後給個安慰,卻沒有一次像此時這般強硬霸道,帶著無法計量的佔有慾。他的腦子昏昏沉沉的,依稀聽見吃驚和勸阻,但更強烈的一道熟悉又陌生的聲音告訴他,絕對不能讓這個人離開。

並不是想將人融進自己的骨肉裡,只是祈求對方在振翅飛翔時,可以回頭拉他一把。

2020年4月6日 星期一

【原創BL】《良緣與孽緣只有一線之隔》23

現在應該做什麼?能夠在何時派上用場?魏席宇從來沒有想過這個問題,他活在理所當然不用思考這個答案的家境和身分。

孩童時期過得懵懵懂懂、無憂無慮,當同齡的小孩開始受到家長的影響,明明對自家產業一知半解,卻又敏銳地察覺到哪些人是自己必須親近的對象時,第一堂實驗課學到如何分解合成簡單物質的魏席宇,一頭栽進了化學的領域。

他鮮少為將來做打算,即便思考過也沒有妥善計畫,想做什麼就做什麼,過一天算一天,只要魏氏不倒,他永遠都不需要吃苦。

與韓修斌的相遇是他人生第一個轉捩點,他將自己的興趣連根拔起,義無反顧地投入根本不熟悉的行業,過了很長一段在一些人看來毫無意義的日子。

說得難聽一點,他的大好前途因為韓修斌而毀了。

佔據腦海的只剩下韓修斌這個人,盤踞在心頭的只有該如何使對方開心,花費許多時間與心力在對方身上,也許是因為他的行為太浮誇不現實了,即使成天喊著愛也被人當作玩笑話。

2020年3月30日 星期一

【原創BL】《良緣與孽緣只有一線之隔》22

「儘管我對探討人生並不熱衷,但或許是生來就被詛咒的命運,讓我不得不經常反思,這是否是生命給我的一項課題?讓我在心力憔悴的時候,必須分出心神取得資訊,了解並超越過去的知識,從自己與他人的經驗中找出能夠處理目前問題的最佳手段。」

男人的表情是如此得睿智迷人,瞳孔散發出比星河更加閃耀的光芒,彷彿其中濃縮無法量化的智慧,氣勢使面前的人為之震懾,似乎有瞬間忘記呼吸的方法。

然後,男人將視線從前方移開,轉而面對一旁。

「你說呢?魏席宇。」

「……啊?說什麼?」

「我在問你為什麼跟恩師吃飯也可以惹出麻煩!」

魏席楓猛力拍打桌面,尹天瞬肩膀一縮,隱隱約約看見價格絕對不斐的木桌出現一條裂痕。

2020年3月23日 星期一

【原創BL】《良緣與孽緣只有一線之隔》21

尹天瞬從未見過魏席宇這般小心翼翼的模樣,連詢問都是壓低了聲音,深怕被旁人聽見一樣,儘管覺得這句話的訊息量超大,但縱使魏席宇從未表現出老闆的架子,無論待誰都是如朋友般親切,他們的身分終究是上司和下屬的關係,他可沒有立場去探聽老闆的私事。

「沒有,秘書和平常一樣。」

「和平常一樣……」魏席宇重複這句話,垂下腦袋,彷彿像是被遺棄的小動物那般。

尹天瞬揉揉眼,覺得自己最近大概太忙了,才會看見狗耳朵垂下的幻覺。

「老闆……」尹天瞬正想詢問魏席宇,若是現在沒有要事要不要一起吃個飯?結果話還沒說出口,迎面走過來的兩個人讓他頭皮一麻,直覺不妙。

兩人肩並著肩,悄聲說話,儘管注意到前面站著人,卻沒有細看對方的面容,等到準備繞過他們的時候,一抬頭,皆是一愣。

魏席宇發現尹天瞬像是卡咳了一樣說不出話來,納悶地轉頭,當那一高一矮的身影映入眼簾的當下,也跟著愣住了。

「……修斌?」

2020年3月16日 星期一

【原創BL】《良緣與孽緣只有一線之隔》20

一連數天,魏席宇都在實驗大樓裡度過,不是被白岳文帶著介紹各種從未接觸過的新設備,就是翻閱資料,忙得分身乏術。

隨著時間的流逝,魏席宇從最初的不適應,漸漸的習慣全新的生活作息。他專注在各種化學式,反覆研究了解各種搭配的化學反應,和他人交流分享心得,原本,研究員們瞧他態度憨傻、反應遲鈍,心底有一點瞧不起他,但,經過一陣子的相處,開始對他另眼相看,甚至在一次的開會中,魏席宇提出眾人未曾想過的思考方向,將一度停滯不前的瓶頸打破,終於突破所有人的心防,正式接納他。

魏席宇對眾人的改變自然是沒有察覺,只有白岳文將一切事情看在眼裡。

一天,白岳文待時間差不多了,站到台上拍掌中斷眾人的行動。

「各位好孩子們,請將你們手上的工作在兩個小時內收尾,這一陣子大家辛苦了,晚上我請客讓大家提振精神,所有人都必須到場,沒有人例外,地址已經傳到群組了。還有,記得回宿舍洗澡,戰鬥澡也得洗,我可不想被餐廳趕出去。」

話一說完,底下發出哀號。

2020年3月9日 星期一

【原創BL】《良緣與孽緣只有一線之隔》19

……

白岳文左右耳朵輪流拍了兩三下,才問:「那個啊,我剛才可能耳朵塞住了,聽得不是很清楚,你再說一次?」

「教授你剛才不是說他是新鮮的肝嗎?但是我沒有聽過這個職業,是指品種嗎?可生物分類太多種的,我不是這方面的專家所以不懂……我說錯什麼了嗎?你們的表情好奇怪啊。」

白岳文撫著額頭,瞇起的雙眼彎出無奈的弧度,阿榮則是一臉傻掉的模樣,聰明的腦袋完全跟不上節奏。

「你還在煩惱這麼前面的話題啊……沒事沒事,忘了它吧!你博士畢業也過了蠻久的了,我一時無法習慣你跳躍很大的思考。」白岳文擺擺手:「阿榮,去做你的事情吧,魏席宇,跟我來,我帶你熟悉這裡。」

「喔、喔。」

最初滿腹埋怨的魏席宇,在開始進入工作後,倒也很快就進入狀況,一旦專注做一件事情,他就會變得異常沉默乖巧,偶爾詢問白岳文問題,然後四處走動,這裡瞧瞧那裡看看,不時從別人的背後冒出來探頭探腦,一雙眼炯炯有神。

其他人雖然覺得十分擾人,但看在白岳文的面子上,也沒有多說什麼。

2020年3月2日 星期一

【原創BL】《良緣與孽緣只有一線之隔》18

魏席宇此時此刻的心靈十分乾枯,就像是被迫在烈陽的照射下步行在沙漠般,不但找不到綠洲,且一旦仰頭發出不滿,那小小的反抗也會被名為親大哥的太陽燒毀,連渣渣都不留。

他無法理解,為什麼在晴朗無雲的假日,不能與韓修斌手牽手在沙灘上奔跑,還必須被抓進冷氣開到20度的會客室?魏席宇抖了抖身子,下意識戳戳起了雞皮疙瘩的皮膚,被魏席楓瞪了一眼才委屈收手,覺得此時的心情簡直與被抓進監獄是同等級的難受。

不過,這個沙發坐起來的感覺真舒服,觸感也極好,是時候把家裡的那批換掉了。

等待了一陣子,身著白大褂的男人推門,望見魏席楓的當下笑容可掬。

「哟,好久不見了,學長。」

2020年2月24日 星期一

【原創BL】《良緣與孽緣只有一線之隔》17

「所以說,哥,修斌可是比那個男主角更出色的人啊,我不時時刻刻在他身邊是不行的,如果有壞人想要欺負修斌那可怎麼辦啊?」

「你當韓修斌是傻子嗎?他可比你更有危機意識,遇險脫險。」

「小梅也這樣說,但我就是不放心嘛……修斌又不肯公開,大家都不知道修斌是我的……」說著,魏席宇頭一偏,發起愣來,似是在思考。

過了一會兒,他睜大雙眼,瞳孔中迸出光芒,滿是希望的色彩。

魏席楓還在猜測這個傻弟弟又在打什麼歪主意,魏席宇一躍而起,握緊拳頭,一臉豪情壯志地宣布:「哥!我決定了,我要和修斌結婚!」

「……」

「只要結婚的話,我們就永遠是家人了,不用擔心修斌被別人搶走,也不用擔心修斌離開了,我這個主意真是太棒了!」

2020年2月17日 星期一

【原創BL】《良緣與孽緣只有一線之隔》16

魏席楓確實不是溫柔的人,這一點自知之明他還有,不覺得是什麼大不了的事情,商場不需要悲天憫人的軟弱者,反正他也不是沒血沒淚的人。

但是韓修斌很溫柔?……呵呵。

跟被戀愛沖昏腦袋的傻子解釋,實在浪費時間。

「這件事先放一邊,你今天回家一趟。」

「?哥你還好嗎?我在家啊。」

不在家的話,這電話是遠端操控的嗎?……更正,魏席宇沒有符合高科技時代的腦袋,他想的是,難不成是幽靈接的?

「……我的意思是,來我這裡一趟。」

「可是我感冒剛好,修斌叫我不要亂跑。」

2020年2月10日 星期一

【原創BL】《良緣與孽緣只有一線之隔》15

魏席宇感覺自己像是浸在溫暖的水中一般載浮載沉,不僅暖活了身體,心靈也彷彿被洗淨而十分舒暢,但是漸漸的,他開始覺得悶熱,衣服貼著肌膚的濕黏感越發清晰,意識也因緩緩漂浮的腦袋導致晃得難受,他呼吸不順,不禁張口想要緩和。

還有一個衝動,伴隨著這些不快感一同刺激神經,使得心情漸漸煩躁起來,他清楚知道自己對什麼事情產生強烈的渴望,那是人類打從出生以來便無法逃避的七情六慾。

腦海中浮現出朦朧的幻影,那是他此時此刻最執著的東西。

魏席宇壓抑住疲憊,抬起手,努力朝著那不存在的幻影伸出去,不知從何而來的力量扶著雙肩用力向前一推。

「不得了了,修斌,我快要餓扁了!」

精神建構的幻象頓時散去,取代而之的是現實的景象。

魏席宇直愣愣地望著前方,腦子仍是一團亂。

「……一大早不要鬼吼鬼叫。」

2020年2月3日 星期一

【原創BL】《良緣與孽緣只有一線之隔》14(過去篇)

魏席宇打算留學,但考完試就覺得沒他的事了,他計畫同居,但房子和合約都是魏席楓派人處理。深為富家少爺,不用煩惱機票,連行李都有傭人幫忙提,他一路上拉著韓修斌吱吱喳喳講個沒完,魏席楓無數次要他閉嘴也無法順利制止。

雖然魏席宇表現得十分不靠譜,神奇的是,魏席楓在花費數日的時間,像個老媽子一樣交代對方各種要事,又帶著兩人熟悉環境與前往大學報到後,走得倒是乾脆瀟灑,半點留戀也沒有。

難道一點也不擔心對方出事?韓修斌納悶的同時,望向在房子裡東奔西跑,像個好奇寶寶一樣的魏席宇,不禁懷疑自己是否能平安度過大學生活。

那自然是不可能。

2020年1月29日 星期三

【原創BL】《良緣與孽緣只有一線之隔》13(過去篇)

魏席宇不曉得兩人在那一晚究竟談了什麼,他在床上翻來覆去不小心入眠,一覺便是隔天,待自己慌慌忙忙跑去敲少年的房門,才知道事情已經談妥,魏席楓已同意幫助少年。至於具體有哪些協助,少年又必須付出什麼條件,魏席宇一概沒有過問,正確來說,是忘得一乾二淨,他只曉得結果是好的就安心了。

魏家夫妻倆在國外逍遙,還不知道這件事,魏席楓說會找個合適的機會告訴他們,當然,這些話是說給少年聽的,而不是拐個人回家就什麼都不管的愚弟。

原本只有照片影音可以看的男神,如今同住一個屋簷下,魏席宇開心到只差沒再炸掉一棟屋子,幸福來得太快,讓他措手不及,每隔一段時間就想掐自己一下。

然而很快的,他就體會到從天堂跌落地獄的驚恐。

「什麼?國外?」魏席宇嚎叫,偌大的客廳回響著「外─外─外─」。「國內的大學就好了啊!」

2020年1月20日 星期一

【原創BL】《良緣與孽緣只有一線之隔》12(過去篇)

但,或許是他們命中注定會互相牽扯,那一抹不起眼的身影,映入他的眼簾。

無視來往的喧鬧人群,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中,卻注意到了寂靜的那個人。

不自覺地朝那個方向踏出腳步,走進骯髒的巷弄,臭氣熏天的水溝味也沒有制止他的動作。

「那個……」

說到一半,魏席宇便說不下去了,事實上他並不知道要說什麼,而剛才的呼喚並沒有讓對方抬起頭,但魏席宇看到肩膀輕微顫抖一下。

「你是……陸……」

「不是!」一直安靜無聲的少年,忽然間激烈反彈。「不要管我,你……走開……!」

少年似是竭盡全力嘶吼著,聲音卻十分沙啞虛弱,他縮起身子,抓緊衣袖,連不善常察言觀色的的魏席宇都感受到對方十分害怕,一時間手足無措,他既不清楚少年畏懼的原因,也不明白如何安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