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製遊戲、原創&二創小說、同人刊物宣傳區
目前同人主力:Unlight、刀劍亂舞

2020年3月30日 星期一

【原創BL】《良緣與孽緣只有一線之隔》22

「儘管我對探討人生並不熱衷,但或許是生來就被詛咒的命運,讓我不得不經常反思,這是否是生命給我的一項課題?讓我在心力憔悴的時候,必須分出心神取得資訊,了解並超越過去的知識,從自己與他人的經驗中找出能夠處理目前問題的最佳手段。」

男人的表情是如此得睿智迷人,瞳孔散發出比星河更加閃耀的光芒,彷彿其中濃縮無法量化的智慧,氣勢使面前的人為之震懾,似乎有瞬間忘記呼吸的方法。

然後,男人將視線從前方移開,轉而面對一旁。

「你說呢?魏席宇。」

「……啊?說什麼?」

「我在問你為什麼跟恩師吃飯也可以惹出麻煩!」

魏席楓猛力拍打桌面,尹天瞬肩膀一縮,隱隱約約看見價格絕對不斐的木桌出現一條裂痕。

2020年3月23日 星期一

【原創BL】《良緣與孽緣只有一線之隔》21

尹天瞬從未見過魏席宇這般小心翼翼的模樣,連詢問都是壓低了聲音,深怕被旁人聽見一樣,儘管覺得這句話的訊息量超大,但縱使魏席宇從未表現出老闆的架子,無論待誰都是如朋友般親切,他們的身分終究是上司和下屬的關係,他可沒有立場去探聽老闆的私事。

「沒有,秘書和平常一樣。」

「和平常一樣……」魏席宇重複這句話,垂下腦袋,彷彿像是被遺棄的小動物那般。

尹天瞬揉揉眼,覺得自己最近大概太忙了,才會看見狗耳朵垂下的幻覺。

「老闆……」尹天瞬正想詢問魏席宇,若是現在沒有要事要不要一起吃個飯?結果話還沒說出口,迎面走過來的兩個人讓他頭皮一麻,直覺不妙。

兩人肩並著肩,悄聲說話,儘管注意到前面站著人,卻沒有細看對方的面容,等到準備繞過他們的時候,一抬頭,皆是一愣。

魏席宇發現尹天瞬像是卡咳了一樣說不出話來,納悶地轉頭,當那一高一矮的身影映入眼簾的當下,也跟著愣住了。

「……修斌?」

2020年3月16日 星期一

【原創BL】《良緣與孽緣只有一線之隔》20

一連數天,魏席宇都在實驗大樓裡度過,不是被白岳文帶著介紹各種從未接觸過的新設備,就是翻閱資料,忙得分身乏術。

隨著時間的流逝,魏席宇從最初的不適應,漸漸的習慣全新的生活作息。他專注在各種化學式,反覆研究了解各種搭配的化學反應,和他人交流分享心得,原本,研究員們瞧他態度憨傻、反應遲鈍,心底有一點瞧不起他,但,經過一陣子的相處,開始對他另眼相看,甚至在一次的開會中,魏席宇提出眾人未曾想過的思考方向,將一度停滯不前的瓶頸打破,終於突破所有人的心防,正式接納他。

魏席宇對眾人的改變自然是沒有察覺,只有白岳文將一切事情看在眼裡。

一天,白岳文待時間差不多了,站到台上拍掌中斷眾人的行動。

「各位好孩子們,請將你們手上的工作在兩個小時內收尾,這一陣子大家辛苦了,晚上我請客讓大家提振精神,所有人都必須到場,沒有人例外,地址已經傳到群組了。還有,記得回宿舍洗澡,戰鬥澡也得洗,我可不想被餐廳趕出去。」

話一說完,底下發出哀號。

2020年3月9日 星期一

【原創BL】《良緣與孽緣只有一線之隔》19

……

白岳文左右耳朵輪流拍了兩三下,才問:「那個啊,我剛才可能耳朵塞住了,聽得不是很清楚,你再說一次?」

「教授你剛才不是說他是新鮮的肝嗎?但是我沒有聽過這個職業,是指品種嗎?可生物分類太多種的,我不是這方面的專家所以不懂……我說錯什麼了嗎?你們的表情好奇怪啊。」

白岳文撫著額頭,瞇起的雙眼彎出無奈的弧度,阿榮則是一臉傻掉的模樣,聰明的腦袋完全跟不上節奏。

「你還在煩惱這麼前面的話題啊……沒事沒事,忘了它吧!你博士畢業也過了蠻久的了,我一時無法習慣你跳躍很大的思考。」白岳文擺擺手:「阿榮,去做你的事情吧,魏席宇,跟我來,我帶你熟悉這裡。」

「喔、喔。」

最初滿腹埋怨的魏席宇,在開始進入工作後,倒也很快就進入狀況,一旦專注做一件事情,他就會變得異常沉默乖巧,偶爾詢問白岳文問題,然後四處走動,這裡瞧瞧那裡看看,不時從別人的背後冒出來探頭探腦,一雙眼炯炯有神。

其他人雖然覺得十分擾人,但看在白岳文的面子上,也沒有多說什麼。

2020年3月2日 星期一

【原創BL】《良緣與孽緣只有一線之隔》18

魏席宇此時此刻的心靈十分乾枯,就像是被迫在烈陽的照射下步行在沙漠般,不但找不到綠洲,且一旦仰頭發出不滿,那小小的反抗也會被名為親大哥的太陽燒毀,連渣渣都不留。

他無法理解,為什麼在晴朗無雲的假日,不能與韓修斌手牽手在沙灘上奔跑,還必須被抓進冷氣開到20度的會客室?魏席宇抖了抖身子,下意識戳戳起了雞皮疙瘩的皮膚,被魏席楓瞪了一眼才委屈收手,覺得此時的心情簡直與被抓進監獄是同等級的難受。

不過,這個沙發坐起來的感覺真舒服,觸感也極好,是時候把家裡的那批換掉了。

等待了一陣子,身著白大褂的男人推門,望見魏席楓的當下笑容可掬。

「哟,好久不見了,學長。」

2020年2月24日 星期一

【原創BL】《良緣與孽緣只有一線之隔》17

「所以說,哥,修斌可是比那個男主角更出色的人啊,我不時時刻刻在他身邊是不行的,如果有壞人想要欺負修斌那可怎麼辦啊?」

「你當韓修斌是傻子嗎?他可比你更有危機意識,遇險脫險。」

「小梅也這樣說,但我就是不放心嘛……修斌又不肯公開,大家都不知道修斌是我的……」說著,魏席宇頭一偏,發起愣來,似是在思考。

過了一會兒,他睜大雙眼,瞳孔中迸出光芒,滿是希望的色彩。

魏席楓還在猜測這個傻弟弟又在打什麼歪主意,魏席宇一躍而起,握緊拳頭,一臉豪情壯志地宣布:「哥!我決定了,我要和修斌結婚!」

「……」

「只要結婚的話,我們就永遠是家人了,不用擔心修斌被別人搶走,也不用擔心修斌離開了,我這個主意真是太棒了!」

2020年2月17日 星期一

【原創BL】《良緣與孽緣只有一線之隔》16

魏席楓確實不是溫柔的人,這一點自知之明他還有,不覺得是什麼大不了的事情,商場不需要悲天憫人的軟弱者,反正他也不是沒血沒淚的人。

但是韓修斌很溫柔?……呵呵。

跟被戀愛沖昏腦袋的傻子解釋,實在浪費時間。

「這件事先放一邊,你今天回家一趟。」

「?哥你還好嗎?我在家啊。」

不在家的話,這電話是遠端操控的嗎?……更正,魏席宇沒有符合高科技時代的腦袋,他想的是,難不成是幽靈接的?

「……我的意思是,來我這裡一趟。」

「可是我感冒剛好,修斌叫我不要亂跑。」

2020年2月10日 星期一

【原創BL】《良緣與孽緣只有一線之隔》15

魏席宇感覺自己像是浸在溫暖的水中一般載浮載沉,不僅暖活了身體,心靈也彷彿被洗淨而十分舒暢,但是漸漸的,他開始覺得悶熱,衣服貼著肌膚的濕黏感越發清晰,意識也因緩緩漂浮的腦袋導致晃得難受,他呼吸不順,不禁張口想要緩和。

還有一個衝動,伴隨著這些不快感一同刺激神經,使得心情漸漸煩躁起來,他清楚知道自己對什麼事情產生強烈的渴望,那是人類打從出生以來便無法逃避的七情六慾。

腦海中浮現出朦朧的幻影,那是他此時此刻最執著的東西。

魏席宇壓抑住疲憊,抬起手,努力朝著那不存在的幻影伸出去,不知從何而來的力量扶著雙肩用力向前一推。

「不得了了,修斌,我快要餓扁了!」

精神建構的幻象頓時散去,取代而之的是現實的景象。

魏席宇直愣愣地望著前方,腦子仍是一團亂。

「……一大早不要鬼吼鬼叫。」

2020年2月3日 星期一

【原創BL】《良緣與孽緣只有一線之隔》14(過去篇)

魏席宇打算留學,但考完試就覺得沒他的事了,他計畫同居,但房子和合約都是魏席楓派人處理。深為富家少爺,不用煩惱機票,連行李都有傭人幫忙提,他一路上拉著韓修斌吱吱喳喳講個沒完,魏席楓無數次要他閉嘴也無法順利制止。

雖然魏席宇表現得十分不靠譜,神奇的是,魏席楓在花費數日的時間,像個老媽子一樣交代對方各種要事,又帶著兩人熟悉環境與前往大學報到後,走得倒是乾脆瀟灑,半點留戀也沒有。

難道一點也不擔心對方出事?韓修斌納悶的同時,望向在房子裡東奔西跑,像個好奇寶寶一樣的魏席宇,不禁懷疑自己是否能平安度過大學生活。

那自然是不可能。

2020年1月29日 星期三

【原創BL】《良緣與孽緣只有一線之隔》13(過去篇)

魏席宇不曉得兩人在那一晚究竟談了什麼,他在床上翻來覆去不小心入眠,一覺便是隔天,待自己慌慌忙忙跑去敲少年的房門,才知道事情已經談妥,魏席楓已同意幫助少年。至於具體有哪些協助,少年又必須付出什麼條件,魏席宇一概沒有過問,正確來說,是忘得一乾二淨,他只曉得結果是好的就安心了。

魏家夫妻倆在國外逍遙,還不知道這件事,魏席楓說會找個合適的機會告訴他們,當然,這些話是說給少年聽的,而不是拐個人回家就什麼都不管的愚弟。

原本只有照片影音可以看的男神,如今同住一個屋簷下,魏席宇開心到只差沒再炸掉一棟屋子,幸福來得太快,讓他措手不及,每隔一段時間就想掐自己一下。

然而很快的,他就體會到從天堂跌落地獄的驚恐。

「什麼?國外?」魏席宇嚎叫,偌大的客廳回響著「外─外─外─」。「國內的大學就好了啊!」

2020年1月20日 星期一

【原創BL】《良緣與孽緣只有一線之隔》12(過去篇)

但,或許是他們命中注定會互相牽扯,那一抹不起眼的身影,映入他的眼簾。

無視來往的喧鬧人群,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中,卻注意到了寂靜的那個人。

不自覺地朝那個方向踏出腳步,走進骯髒的巷弄,臭氣熏天的水溝味也沒有制止他的動作。

「那個……」

說到一半,魏席宇便說不下去了,事實上他並不知道要說什麼,而剛才的呼喚並沒有讓對方抬起頭,但魏席宇看到肩膀輕微顫抖一下。

「你是……陸……」

「不是!」一直安靜無聲的少年,忽然間激烈反彈。「不要管我,你……走開……!」

少年似是竭盡全力嘶吼著,聲音卻十分沙啞虛弱,他縮起身子,抓緊衣袖,連不善常察言觀色的的魏席宇都感受到對方十分害怕,一時間手足無措,他既不清楚少年畏懼的原因,也不明白如何安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