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製遊戲、原創&二創小說、同人刊物宣傳區
目前同人主力:Unlight、刀劍亂舞

2018年6月17日 星期日

陰陽師only感想

天啊我前一次認真寫場記都已經是一年前的陰陽師only了,很震驚XD

這次和諾非合攤,因為諾非下午要去上課所以我臨時拐帶奶茶陪我
當天兩人幾乎同一時間跟我說會晚點點到,可以先進場,我就複製貼上(懶)告訴兩人說沒人可以看東西欸我等你們通知啊,接著等了一會兩人幾乎同一時間告訴我說已經到了正在趕過來
我簡直覺得他們是講好的wwwwwwwwww(不
等待的時候看到一位媽媽前面掛著小嬰兒走過來,小嬰兒看向我,我忍不住鼓嘴給他看
小嬰兒:(默默轉頭)
好難受喔TwT
忽然想起敞開雙手迎接同事飛奔過來的狗狗,然後牠在我面前迅速轉向的悲傷故事







豐富的攤位=//w//=
回家才發現拍這張的時候夏蟲還沒來所以沒拍到他可愛的連連立牌TAT

2018年6月1日 星期五

《雙龍/荒連》Rebirth(四)-4

「荒大人?」

睜眼便見一目連縮回原先欲伸出的手,若是他疼得無法回神,或許,原本一目連是打算碰觸他的額頭確認身體狀況。

「你似乎畏懼我?」荒也不知道自己為何會如此介意,雖然覺得愚蠢,但還是忍不住問:「畏懼神明並非罕事,可你原本作為神明,斷然沒有畏懼的道理。」

一目連眸光微暗,流露出許多難以解釋的感情,他並沒有立刻回應,只是呆愣愣地站著,心神遊走於無法改變的過去與無法實現的未來。回過神,才發現自己沉默了太久的時間,可意外的,眼前這名總是對自己態度不善的男人,並未催促,只是用那過於嚴肅的眼神望著他,似乎還有幾分的專注認真。

他有太多的事情瞞著這個男人,一方面,他覺得道出了也無法改變現狀,另一方面,也不想讓對方鄙視自己,別讓他變得更加可悲。

「荒大人……父親大人他,可否有提過我?」

一目連問道,但很快的,一臉苦澀地搖頭:「不可能的,即便有,那麼也是,失望之語。」

「你後悔了嗎?」就像他一樣,後悔曾對人類釋出善意。

「不,這是我的選擇,縱使重新來過,我也會走向同樣的道路。」一目連垂眸,望著自己的掌心,這是一雙什麼也握不住的手。「要怨,也只怨自己無能,所以才會總是一而再,再而三的失去,我能力不足,什麼也無法做到,只能苟延殘喘,即使如此……我還是無法放下執念。」

「你的執念會害了你自己。」荒從不認為,傷害自己成就他人的行為值得讚許。

「縱使自我毀滅也不後悔,直至今日我仍相信,我所做的一切,肯定留下很多善意,只要有一個人,感謝與我的相遇,我便滿足了。」就像兩名見習鬼使向他說一句謝謝,讓他不至於認為自己的存在是多餘、無謂的。

一目連露出淡淡的笑容,溫柔且易碎,幾乎讓荒有一種,這個人隨時會消失的錯覺。


「雖然不後悔,但有的時候還是會感到悲傷,我堅持的這條路,讓我只能選擇墮落為妖。」畢竟若不成為妖,他會因失去信仰而消失。「我並不是畏懼您,只是,接近我,會拉低您尊貴的身分。」

一目連並不是諷刺荒,是真心這麼認為,他輕賤的一直都是自己。

荒想起過去的天目一命,吸引他的目光甚至停下腳步注視,那優雅善言的姿態,這段歲月究竟在這名少年的身上抹去多少東西?

此時才深刻體會到,自認沒有錯誤的種種批評,給予這個人造成多大傷害。

他對人類早已失望透頂,面對有著醜陋心思的人類更是不屑一顧,更不用提自降品格的原神。可仔細一想,自從曉得一目連的身分以後,他雖然看不慣對方的為人處事,總是冷言冷語,對於這個人本身,卻是沒有半分厭惡。

當年知道這名少年神的遭遇,雖然未曾表態,甚至,很長一段時間都忘了這個人的存在。

可這一瞬間,望著一目連這般模樣,內心翻騰著說不出的感情。

他對這個人到底是什麼心思?

「並不是你的錯,喪失力量,是因為那些人類忘記你。」

「荒大人?」一目連很是驚訝,隨後很不好意思地笑了笑:「……啊、啊……這樣啊,很不好意思,我現在的表情,肯定……很難看吧?承蒙您特意安慰……」

「不是。」荒握住一目連想要想要遮掩自己的難堪的手。「不是的。」

荒不曉得自己真正想要說的是什麼,他的心緒很混亂,閃過許多種想法,卻找不出最合適恰當的,還參雜著無謂卻又似乎有關的事情,他們就這麼對望,不知對方此刻所想,但又十分有默契的,誰也不打擾誰。

好不容易,荒才吐出這麼一句話。

「你……並不是神明的恥辱。」

一目連眼眸微怔,還未來得及回應,突然,風傳來騷動。

耳中響起破碎的聲音,一目連一驚,此時才意識到方才的不安從何而來,他立刻動身,可一手仍被荒捉著,才剛挪移的身子又被拉了回來。

「荒大人,孩子們……」一目連趕緊說:「我在孩子們的身上留下的護盾……被打破了,是經由外力破壞的!」

「什麼?」荒蹙眉,這裡距離神社算不上太遠,為何他什麼也感覺不出?

荒帶上一目連,迅速返回見習鬼使留宿的神社,還未抵達,他便注意到原先神社的位置有一股不易察覺的違和氣息,那是一個結界。他冷笑一聲,原來,方才那大量的蟲子是為了將他的注意力從這裡移開嗎?可在他的面前,只會耍小聰明是沒有用處的。

他們落在神社門前,裡面沒有半分動靜。

荒將門用力推開,若是普通人,此時應會看見無人的寂靜室內,但荒在碰觸門的同時便將結界撕開一道口,隨著推門的衝力打破。

「一目連大人、荒大人!」

兩名見習鬼使被蟲子圍在中央,白童子一身狼狽,卻仍是握緊招魂幡,拼命召喚小鬼抵禦,但小鬼敵不過蜂擁而至的蟲群,一個個被吞食。白童子本以為快要支撐不住了,見到荒等人趕回來,他先是一喜,而後焦急喊道。

「一目連大人,求求您幫助黑童子,他的情況很不好!」

黑童子低垂著頭站在白童子身後,握著黑色鐮刀,身子搖搖晃晃的,嘴裡溢出令人不寒而慄的笑聲,一隻蟲子緩緩地爬到他的腳邊。

就在這時。

「咿哈哈哈哈哈哈──!」

黑童子一腳踩死蟲子,仰天大笑並高舉鐮刀,閃至白童子面前橫向奮力一揮,被掃到的蟲子瞬間化為灰燼,但蟲子的數量太多,即使黑童子不斷斬殺也感覺不出減少,可神情隨著動作越見瘋狂。

「黑童子、黑童子,冷靜點。」

白童子拼命呼喊,黑童子卻沒有停下的意思,這讓白童子急得雙瞳溢滿淚水。

再繼續下去,若是讓已經不穩定的精神,不慎崩潰了的話,那該如何是好?

忽然,一道風溫柔地將黑童子包覆住,黑童子正欲掙脫,略帶冰涼的掌心觸碰他的雙頰,不可思議的,在體內流轉的,是一股暖流。

當荒驅使神之力將屋內的蟲子全數逼退,回過頭,便看到一目連捧著黑童子的臉,額頭抵著他的額。

碰觸的地方發出淡淡的光芒,那是,與奪取完全相反的行為,一目連將自己的力量,透過接觸緩緩地流淌近對方體內,守護並且穩定脆弱的精神、心靈與魂魄。

「沒事了。」一目連輕聲道。「冷靜些,你是好孩子,已經沒事了。」

原本帶著狂意的神色,在一目連溫言安撫下,漸漸地平靜下來,混亂汙濁的雙瞳也一點一點的,恢復清明。

黑童子雙目一閉,疲倦地軟倒在一目連懷中,而一目連只是微微笑著,撫摸黑童子的頭髮,帶著無限的關愛與憐惜。

像是擁抱摯愛,憐愛呵護一般。

荒無法移開目光,不知為何有些動容。

好似過去,他曾經見過類似的景象。

他陷入回憶中,努力想要自腦海中捕捉那過於模糊的東西。

也因此沒有注意到,悄悄地爬至腳邊的黑色蟲子,待腳裸一疼才下一是將之踩碎。

同時,在眾人的耳邊,又響起了不舒服的密集拍翅聲,他們聞聲看過去,神社的入口再次出現許許多多的蟲子,虎視眈眈,似是在找尋能夠將他們一網打盡的機會。



==========================================



一目連:荒大人,孩子們……QQ
鬼使黑:聽起來像是你們生的,是我的錯覺嗎?(`・ω・´)
荒:(可惡,被打斷了ˋ皿ˊ)

快要可以放本子資訊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