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製遊戲、原創&二創小說、同人刊物宣傳區
目前同人主力:Unlight、刀劍亂舞

2015年2月14日 星期六

《兼堀》[R18慎入]情人節賀文

慣例的文前提醒,這篇有糟糟內容喔,不能接受的人還請點選上一頁離開XD


=======================================================


和泉守兼定搔著頭,露出不耐與苦惱。

從寬袖內掏出一個包裝稱不上精緻、仍能感受到其用心的小袋子,雖然想要將這個東西送出去,可總是找不到合適的時機,不知不覺一天的時間快要結束了,為此和泉守兼定感到十分煩悶,但轉念一想,之後也還有機會,明天的事情就明天再煩惱好了。

帶著半逃避的心態,和泉守兼定回到房間打算休息。

只是沒有料到房間已經有另一個人的存在,關上門後才發現在黑暗的房間默默地跪坐在角落的堀川國廣,著實嚇著了他。

「嗚哇!國、國廣?」

和泉守兼定向後一跳,錯愕了數秒,才慌亂地將小袋子塞回袖內。

「你怎麼會在這裡?別默不作聲的,嚇死我。」

堀川國廣不像先前一樣,看到和泉守兼定便欣喜上前,今天反常地只是站在不遠不近,能方便對話的微妙距離。

「兼先生,我是來向你道歉的。」

「……哈?」


「因為今天兼先生躲了我一整天吧?我不清楚原因,但是,一定是我對兼先生做了什麼失禮的事情,所以,我想要向你道歉。」

真誠的目光與誠懇的態度,這番話讓和泉守兼定一時間無法作出反應,只是愣在原處,腦子裡反覆著剛才的字字句句。

然後,他突然認清到自己做了一件愚蠢的事情,緊繃了一整天的心情放下,只覺得十分無力。

自個兒的窮緊張,殊不知對方根本會錯意。

「……啊,可惡。」

「兼先生?果、果然是很嚴重的事情吧?我……」

和泉守兼定搶在堀川國廣再次道歉前將一直藏在袖內的小袋子扔過去,堀川國廣見到有東西拋過來,慌慌張張地接住,看清楚手上的東西時,他疑惑不解。

「你不用道歉。」

「咦?」

「所以說,是我的問題啦,怎麼說……」和泉守兼定拚命抓著後頸,不擅言語的他一邊思考著要如何解釋一邊說道:「只是覺得平時給你添了不少麻煩,這是道謝的禮物啦!但是突然做這種事情又很奇怪,所以才會看到你就忍不住逃走……總之,並不是你做錯什麼的。」

「幫助兼先生是理所當然的,我從沒有想過收禮的……」

堀川國廣說著,將禮物兩手握住。「非常感謝你,兼先生。」

見那揚起的笑容,和泉守兼定心一跳,感覺內心的某種情愫正逐漸凝聚成形。

壓下這份感情,他擺擺手:「總之就是這樣,沒事了,你快回去吧。」

堀川國廣注視著禮物一會兒,忽然,他拉低和泉守兼定的身子,吻上對方的臉頰。

「這是回禮。」

依然是符合外表年記的純真笑容,和泉守兼定吃驚地撫著臉,有一股自己被對方耍弄的感覺。

「居然做出這種事……真有膽子,國廣,這樣不管發生什麼事都不準有怨言啊。」

「嗯,如果兼先生的話,我沒有關係的。」

彷彿是在暗示著什麼的對話,和泉守兼定把堀川國廣拉向自己,只是唇與唇的輕輕碰觸,方才令他動搖的那份悸動滿溢胸腔。

這只是帶著測試意味的親吻,很短暫就結束了,他們捉住彼此的目光,堀川國廣不禁噗哧一笑,和泉守兼定則是以嘆氣來掩飾尷尬,接著,將那雙唇占為己有,並推倒在床鋪上。

堀川國廣早先將床鋪好,並不是為了這樣的事情,這個以助手與夥伴自稱的脇差少年總是幫他打點好一切事情,在這種時候還真是替他帶來不少方便,另一種意義上的。和泉守兼定以前次完全無法比擬的強勢深深地吻住了身下的人。

「唔、嗯,兼先……嗚!」

稍稍抽離,卻只是趁著對方張唇的機會讓舌頭滑進去後再次堵上,男人的力氣不是少年能夠抵抗的,堀川國廣的呼吸變得急促不穩,那入侵的舌頭掃過了整個口腔,吻得他渾身酥軟,全身都在打顫,只能捉住對方的袖子試圖發洩過漲的熱情。

腦子已經暈呼呼的,失去了思考的能力,多餘的唾液自嘴角流下,即使和泉守兼定放過了自己,他也只能痴傻地看著對方,襯衫早已凌亂不整,那副模樣是說不出的誘人。

衣服一件件被褪去,赤裸的模樣呈現在男人面前,但他還來不及為此羞怯就已經掉入了漩渦。

和泉守兼定的唇落在肌膚上,吸吮光滑的頸部,堀川國廣感覺全身都在燃燒,彷彿連靈魂都快要被燒滅,他根本沒有辦法拒絕對方給予的熱情,只能閉上眼,偏過頭喘氣,感受那還能聽到嘖嘖水聲的熾熱濕吻。

「兼先生……我好奇怪……」

身子癢得難受,堀川國廣忍不住扭動摩擦背後的床鋪,卻沒有緩和的跡象。

「喔,看得出來,你已經硬起來了啊,國廣。」

「咿!」堀川國廣身子一顫,下半身受到刺激逼得他睜開雙眼,看見和泉守兼定的大掌隔著褲子握住自己的脆弱,很丟臉的是那兒已經突起。

「兼、兼先生,不行……啊!」

用力咬了一下胸前粉嫩的果實,和泉守兼定舔舔嘴唇:「身子很敏感啊。」

堀川國廣害羞得想要反駁這件事,可注意力因為乳頭再次被含住而移開。

心臟狂亂跳動,他只能沉溺進去,和泉守兼定拉下堀川國廣的褲頭,讓對方以全身赤裸並且雙腿張開的模樣躺在自己面前,身上還有無數個大小不一的青紅吻痕。

和泉守兼定唇舌並用啃咬著乳尖,舌頭不時還在乳暈上繞圈打轉,而雙手也沒有閒著,一手壓下大腿,另一手握住了腿間的性器。

「啊、啊,兼先生……不……哈啊!」堀川國廣不斷抽搐,從來沒有過的瘋狂侵襲。

和泉守兼定揉弄著,少年的哭泣聲在在考驗他的理智,堀川國廣在他的眼中與佳餚無異,讓人想要品嘗更多。

放開被啃得濕潤紅腫的乳頭,和泉守兼定毫不猶豫地將少年的性器含進嘴裡。

「咦?啊、啊啊,兼先……嗚,那裡是……嗯啊,不要……」

堀川國廣根本料不到男人會做到這個程度,激動不已,他覺得自己快要被快感淹沒窒息。

「不、不要了兼先生,請……哈啊,請放開,好羞恥……嗚、啊啊!」

和泉守兼定當然沒有就這麼放開,品嘗著少年青澀的味道,性器在他的舔弄下不斷溢出蜜汁,他將此吞進喉中,企圖引出更多。堀川國廣哭叫著,覺得自己會因為男人的唇舌逼瘋,很快的便在對方的嘴裡射出了第一次。

「啊!對、對不起!」

意識到自己竟然直接在對方的嘴裡高潮,堀川國廣道歉的同時,也很希望找個洞鑽進去,那麼骯髒的東西居然能夠吞進去,他實在不明白對方的想法。

和泉守兼定將胡亂扭動身子想要抽身的堀川國廣拉回來,牢牢地鎖在雙臂之間。

「不准逃走,我又沒有覺得噁心。」

「但是……」

「沒有但是!」和泉守兼定霸道地說:「覺得我的碰觸很討厭嗎?國廣。」

堀川國廣支支吾吾了會,才緩慢地搖著頭。

怎麼可能會覺得討厭,只是不曉得該怎麼面對這麼親密的事情,似乎一個不小心就會被吞噬,變得不再像自己。

「那就沒什麼問題了,這可是你自己點頭同意的,可別到了現在才想溜啊。」

「可是,兼先生不覺得……很羞恥嗎?只有我一個人……這樣……」

和泉守兼定是不可能會承認他也有那麼一點不好意思,也沒有表面上那麼冷靜,只是強迫忍住而已,畢竟貿然占有肯定會讓堀川國廣受傷,就算對方不介意,他也不想讓自己像個禽獸。

「啊……真是的。」

「兼先……生?」

「你可不要以為這樣就結束了,想要看到我不冷靜,還得先把你這邊弄軟啊。」說著,粗長的手指摸上臀瓣間的穴口。

「啊!那、那邊是……嗚,兼先生……」

指頭一刺手指滑進了穴內,堀川國廣全身緊繃,和泉守兼定知道他很緊張,另一手撫上對方的背部,來回撫摸安慰,與這隻手的溫柔不同,另一手壞心的用指頭戳刺著連堀川國廣自己都沒有看的部位,他不曉得那邊變成了什麼樣子,只能藉由那深入體內指頭想像著色情的畫面。

原先不太習慣異物入侵,但是在和泉守兼定難得的耐心之下逐漸變得能夠享受,堀川國廣沒有想到自己竟然會因為後穴被指頭戳刺而沉淪,情不自禁地晃動身體,祈求對方給予更多。

「很快就習慣了嘛!國廣,看來是我擔心太多了。」

「嗚,兼先生,好癢……」堀川國廣雙眼含著淚水,可其實不知道要怎麼阻止這麻癢感。

「我知道,馬上就給你最好的。」和泉守兼定舔唇,得意一笑,他可快要忍不住了。「國廣,待會痛的話要記得說啊。」

「咦……?」

腦袋混亂得失去思考能力的堀川國廣發出困惑的聲音,茫然的神情在看到和泉守兼定掏出了那一根後,雙眼頓時瞪大。

「兼先生!那個……!」

「害怕了嗎?」和泉守兼定堅定親吻堀川國廣的額頭。「我會慢一點,但是不會停止的。」

事到如今要求停止也太壞心了,堀川國廣雖然能夠理解,可看到那相較於自己大上許多的男性部位,還是忍不住一抖,那個東西……真的能夠放入身體裡嗎?

「我、我……」

堀川國廣猶豫了會,最終,還是將雙腿往兩旁再打開了些。

「我……第一次,所以……」

和泉守兼定覺得體內的野獸因為堀川國廣的話語和動作給徹底喚醒了,他立刻捧起雙臀,粗長的肉棒抵著穴口,一挺。

「啊──!」

龜頭沒入柔軟的穴中,僅僅只是如此就讓和泉守兼定舒服地嘆息一聲,從未體會過這麼美好的包覆,被撐開的後穴甜蜜地吸附著,如果不是即時拉回神智,恐怕就要直接貫穿。

「呼,感覺真不賴……會痛嗎?」

「嗯……嗯……一、一點……」

眉頭皺成一團,這可不是只有一點該露出的表情,不過看起來應該還能忍受,和泉守兼定一邊觀察對方的表情,一邊緩緩進入。

「嗚……咿……兼先生……」堀川國廣捉緊床被,感受那一點一點侵入身體的火熱。

然後,在插了近一半的時候,和泉守兼定身體向前傾,狠下心來用力一頂。

「啊、啊啊啊!」

堀川國廣尖叫,差點以為自己的身體要被撕成了兩半,可比起疼痛,有更多的是難以形容的美妙,或許是因為占有的人是他戀慕已久的男人吧,身體自然而然地放鬆接納。

「國廣,還可以吧?」和泉守兼定雖然很想快點盡情享用這份大餐,可還是咬緊下唇向堀川國廣確認,以平時的性格來說真的是非常難得。

可惜堀川國廣已經沒有體會這份溫柔的餘力了,他甚至不曉得和泉守兼定詢問了什麼,只是在聽見對方的聲音時,下意識表現出最誠實地渴望。「嗯……兼先生,好大……熱……」

「可惡,你還真懂得討好我,既然如此我就不客氣了。」和泉守兼定緩緩抽出一點,接著又挺進。

「哈啊啊!兼先生的……啊!我……裡面,嗯嗚……」

「啊,你可是把我吸得這麼舒服,國廣,要負起責任啊。」

「舒、舒……服?嗚啊!兼先生……那個……嗚嗯!撐得好、好大……哈啊,我已經……啊!」

堅硬的肉棒不斷闖入體內,迅速又猛烈地衝撞,堀川國廣幾乎要無法承受這麼激烈的性愛,但是他也無力制止壓著自己馳騁的男人,除了張嘴喘息以外就只能任由對方的抽插晃動,奇妙的是,總以為自己已經受不住,卻又在對方一次又一次的撞擊產生快感。

「兼先生、兼先生!不行了,我……呼啊!會……插壞……咿!」

「國廣……唔!」

和泉守兼定瞇起眼,身下的少年似乎快要再一次高潮,後穴拚命縮緊摩擦著肉棒,這可是極致的愛撫。

加快速度擺動腰際,肉體的碰撞與交合時的淫靡水聲在房內迴盪,和泉守兼定嘶吼著征服堀川國廣,每一次都撞進最深處,時不時便喚著抽插的角度,將彼此的慾望毫無保留地展現出來,為了方便占有,他抬起堀川國廣的臀部重重壓下去。

「啊啊!兼先生……好棒,唔、唔嗯!」

「國廣……射進去也可以?」

「嗯、嗯,兼先生的全部,我……可以……啊!好深!別、別啊……」

和泉守兼定粗喘著,吻住堀川國廣,大幅度地戳刺了數十下,埋在對方穴內的肉棒劇烈顫抖,灼熱的精液噴射而出,刺激身體已經十分敏感的堀川國廣。

兩人一同抵達高潮,堀川國廣疲憊不堪,和泉守兼定撫摸他的頭髮,擁著對方一會,享受高潮後的餘韻,也讓精液射淨。

「哈啊……哈啊……」

「累了?」

「嗯……沒辦法動了,兼先生……」

「那就睡吧。」

和泉守兼定小心翼翼地退開,攬著堀川國廣倒在床上拉起棉被蓋在彼此的身上。

「兼先生,那個……」堀川國廣小聲詢問:「我……有讓兼先生滿意嗎?」

聞言,和泉守兼定深深地吸了一口氣,才冷靜下來。

「國廣,如果你再問這種沒有意義的問題,小心我再來一次。」

「咦!對、對不起。」堀川國廣面色一紅,小腦袋鑽進了被窩裡。

躺在對方的胸膛上,雖然做了一件很害羞的事情,但是,他覺得很開心、很滿足。

希望能夠一直待在這個人的身邊,成為無論是夥伴還是戀人,都能夠令對方自豪的存在。

想著,他昏昏沉沉地進入夢鄉。


=======================================================


給阿喜的......呃啊嗯......喔第三篇債(炸
感覺我不知不覺把債都還完了,很好很好,不過我沒忘記還有一篇虐葛格債的~(欠揍

其實本來想說兼堀本寫完一章還一篇債的,這篇應該是我寫完第二章在慢慢磨
不過,一直很自傲的認為自己在刀劍站在熱CP,是個超級成功的人生贏家
幾天前突然意識到兼堀在歹灣根本就是個冷CP,成功僅限菊家,歹灣的風氣完全不一樣,可惜日文是聽得懂一咪咪但看的話完全不懂(我不會說我遲來的開始背50音

超失敗的啦我QQ!!!!!!!!!!

自己的嫁自己耕,自己的CP自己推廣
基於這樣的理由,我決定提早耕肉肉欠債了,事實上我還在思考要用什麼樣的速度和方式多發點兼堀文
雖然手不大也想努力盡到自己能盡的力量推廣愛(握拳

總之在我想到方法前,先繼續來寫本子了,可惡雖然後之後覺發現是冷CP,但預定的好幾個兼堀本我還是想出啦QQ

不要太期待剛寫完肉肉的人的腦袋,我已經一片空白了想不出可以寫什麼心得了w

10 則留言:

  1. 我也很萌兼堀的!!!
    感謝糧食!!!!!

    回覆刪除
    回覆
    1. 兼堀超棒的!!!謝謝喜歡Q///Q

      刪除
  2. 回覆
    1. 謝謝~現在回頭看有點恥XD(掩

      刪除
  3. 兼堀真美好(*´∀`*)
    寫得很棒!感謝糧食!
    請繼續加油!!!👍

    回覆刪除
    回覆
    1. 謝謝留言支持!!!兼堀超棒的,希望他們能永遠幸福~~

      刪除
  4. 兼堀太可愛了阿!
    給你好多讚~

    回覆刪除
    回覆
    1. 哇伊~開心收下一堆讚啦>///<

      刪除
  5. 超喜歡這一對>>原來在日本這cp很紅嗎??

    回覆刪除
    回覆
    1. 這對超棒!
      現在不太清楚,不過寫這篇的時候在日本可以找到很多菊家大手的糧,真是太幸福了~記得當時看到不懂的短漫還會請朋友幫我翻譯XDD

      刪除